[食札]神田まつや・百年蕎麥老店|東京・神田淡路町(大人的週末推薦)



看過日本美食作家池波正太郎的「東京美食散步」一書,得知他非常喜愛蕎麥麵,大白天就會在蕎麥麵店點酒簌麵,又以神田淡路町上的蕎麥麵店敘述最為詳細,從他的散文裡可略知一二,而他敘述的神田淡路町,頗有江戶時代的氛圍,老店林立,讓我對在這裡吃蕎麥麵的悠閒情境十分嚮往。

蕎麥麵為日本人新年必吃的一種料理,典故有很多,但大意都是有祈福好運、長壽,來迎接新的一年,在台灣要吃到手工現做的蕎麥麵不大容易,雖然現在也有許多連鎖店,不過在麵體的嚼感上,還是在日本嚐到的味道最佳,這次到東京,我也依照池波正太郎的路線,去了一趟神田淡路町。

後來才得知,神田淡路町曾遭遇關東大地震得波及,許多建築重建,附近已是現代化的大樓,少數老店就夾在這些大樓間,而神田松屋創立於明治17年,雖躲過了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及地震,卻躲不過火災,根據查詢到的資料,它是在2014年整修後重新開幕。


我和枕邊人在神田淡路町周圍打轉,原本想感受一下書中老店林立的氛圍,不過這裡推測變成了商業區,夜晚的寂靜,更凸顯了下班人潮退散後街道的寂寞,走得悶了,也沒看見什麼東西,只有一間間關了燈的大樓,便提議往神田松屋走去,飽餐一頓後再離開這裡。


夾在大樓與大樓之間的神田松屋,屋外是精緻小巧的庭園造景,拉開門,讓我訝異的是裡頭的寬敞和熱鬧,外邊街道上一個人影兒也不見,原來都在這兒。


許多看起來稍有年紀的日本人,四五個圍成一桌一桌,有的桌除了蕎麥麵,也點了些小菜,再叫上幾壺清酒,精神抖擻聊著天,裡頭的暖氣開得特強,我脫下身上厚重的大衣,剛才外頭的寒風早已消逝無蹤,熱得我決定點了一份冷蕎麥麵。


店內大片的玻璃櫥窗裡,師傅正現做蕎麥麵,粉末隨著師父的手勢揚起,我看得目不轉睛,很想拿起相機拍下, 但怕會打擾到店家,所以最後只用眼睛記住這樣的畫面。

雖然神田淡路町這一區已相當現代化,但坐在木造建築裡頭,還是能感受到濃厚的懷舊氛圍,我邊夾麵,邊沾上醬汁簌個不停,每一次入口都是陣陣的冰涼滑順,沁人心脾,尤其加了芥末進去,那刺鼻的辛辣一股股的衝上腦門,我噙著眼熱淚盈眶的說:「好好吃,都停不下來呢!」




蕎麥麵淡雅的香氣,帶有顆粒的粗獷口感,是可成為料理主角的一種食材,不需要過多的配菜或佐料,就能用最簡單的方式,呈現它的美味。


我嗜吃涼蕎麥麵,非常享受大口吸入麵條的快感,那是會讓人上癮的一種動作。

比較起上回在京都嵐山渡月橋旁的「嵐山よしむら」,松屋的醬汁鹹度似乎更加明顯,聽說關西人偏愛清淡的料理,關東人喜好重鹹,也許是刻板印象,但不得不說,松屋的醬汁口味的確重了一些,至於麵條本身,我個人認為「嵐山よしむら」略勝一籌,口感彈性更佳。


享用完蕎麥麵後,店員拿了一壺熱呼呼的蕎麥原湯示意讓我們倒入碗中喝下,如同吃餃子要喝餃子湯一樣的概念,原湯化原食,腸胃不好、容易脹氣的人,在吃完蕎麥麵更要喝上一碗蕎麥湯,幫助消化。


喝下了那暖暖的蕎麥湯,心滿意足的踏出店外,才一開門,瞬間慶幸身體有了剛剛那股吞下肚的熱氣,也許,很難再有來訪松屋的機會,但我會一直記得,最後的那一口暖湯,幫我抵擋了東京街頭冷冽的寒意。

神田まつや(神田松屋)
地址: 東京都千代田区神田須田町1-13
電話: +81 3-3251-1556
營業時間:11:00-20:00

更多美食料理二三事,歡迎按讚追蹤粉絲團
👉日常食札FB專頁
👉日常食札Instagram


留言

熱門文章

粉絲專頁

Instagram

使用愛食記查看餐廳評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