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食札]Papa在三芝|山林裡的咖啡秘境|新北市・三芝


枕邊人週末到南部出差,我則是和妹妹以及她男友羅桑一起出門鬼混。

不知怎麼,三個人腦袋都不太對勁,明明天氣晴朗的地方不去,偏偏連兩天都去了濕漉漉的雨區。

原先前一晚到基隆吃晚餐,已體會鞋子浸水一點都不有趣,沒想到週日,妹妹還突發奇想說要到三芝踏青。

沒想過才剛出了台北市的界線,彎進往三芝的山間小路奔去時,雨便開始窸窸窣窣的下了起來。

我說,踏什麼青?應該是踏水吧?

羅桑專心的找餐廳的路,那是我們出發前,隨意在地圖上找到的山產店。

但奇怪的是,導航帶著我們經過一座又一座的墓園,中西兩邊的墓園都晃過了一遍,卻始終沒見到店家的蹤影。

找路的期間,妹妹看到有一棟大型的建築物聳立在對面山頭上,問說,那是什麼?羅桑撇了一眼,冷冷的說:「那是金寶山。」

「哦!好遠喔!」

才說完沒多久,我們才發現店家就在對面的山頭,我們繞了金寶山來回幾次,終於才找到山產店。

一屁股坐下,不客氣的點了一堆菜,狼吞虎嚥地趴食,此時已經下午三點半,卻只是我們的第一餐。

山產店名字是葉店(地瓜.筊白筍.蔬菜)
有許多自家種的野菜,缺乏各種維生素可以來報到。

白斬雞建議事前預定。
(不要問我為什麼照片沒有菜,因為菜一上桌馬上就被吃光光)

用完餐後,我們在店家的戶外庭院,往旁邊的田野望去,山裡的雲霧、細雨,與微弱的陽光交錯著,那落在綠葉上閃爍的點點亮光,實在美極了。

就在一片詩情畫意中,妹妹又提議要去咖啡店坐坐,但她想要在山裡的咖啡店。

羅桑問了山產店的店員,店員歪著頭想了一下,搖了搖頭說,咖啡店好像都在北海岸那邊吧!這附近應該沒有。

就在妹妹失望之時,我突然想起出發前隨便亂找的店家中,閃過一個畫面,是一家被植被環繞的咖啡店。

「走吧,我們去這裡。」打開地圖,我微笑的說。

為了防止撲空,我們先打給咖啡店確認位子。

店家說今天因為雨天,所以很多客人提早走了,如果我們要來的話,現場是有位子的。

咖啡店的位置十分隱密,如果不是特地前來,單純經過完全不會發現這裡竟然有一家咖啡店。

由於雨勢有些大,一到門口,我們也沒拿傘,直接開了前面的木門衝了進去。

「哇!」

「哇!」

「哇!」

一打開門,我們三個人忍不住驚呼,彷彿到了秘境。 



店裡的每個角落,擺放了許多手作的工藝品,而屋頂上鋪滿整片藤蔓植物,好像來到森林裡一樣。 

我們興奮的在店裡輕輕的來回走動,拿起手機東拍西拍,每個角落都有意想不到的小東西,太有趣了。

好不容易參觀完坐了下來,喝著咖啡,店員說另一邊的櫃子上有免費的明信片可以寫,寫完不用付郵資,他們會幫我們寄。 

咖啡和甜點相當有水準,店內也提供雜誌,無限時,非常適合悠閒度過一下午。



他補充說,希望我們是可以寫給自己的爸爸媽媽。

我們好奇地說,為什麼是希望寫給父母呢?

他拿了一本雜誌過來給我們看,裡頭有這家店的介紹。

這才曉得這家「PaPa在三芝」的老闆,原先是想將這裡,送給他做木工的父親,退休後能生活的空間。

遺憾的是,還沒送出去,父親卻因病去世。

在父親去世後,他離開了都市,選擇定居在這裡,希望能做些什麼。

比如傳達自己的一些理念,而寄明信片就是其中一則,他想要告訴大家的——愛要及時。 

店內的擺設都有著樸實的觸感,讓人十分放鬆。

「那是老闆欸!」正當羅桑跑去拿明信片寫的時候,老闆突然出現。

令人意外的是,老闆是個很熱情的人。

先是跟我們打了招呼,接著跟我們聊了起來。

「我們這裡一個月只開8-12天,你們下次來可以先預約,啊要預約的話,可以看我們的粉絲專頁。」

「因為平常只開放給預約的客人,其他時間都在做別的事情啦,比如說有開一些手作課程啦..等等的,你們可以看我們的粉絲專頁...」老闆滔滔不絕的說。

「啊,像我們也有在教人做一些紀念的戒指。」他每說到一樣東西,就會跑去拿實品給我們看。

「然後,我們這個月因為比較忙,所以只有開這天呢。」

原來我們三個不只是誤打誤撞,還很幸運的到了一家剛好這個月只營業這天的咖啡店啊!

除了說有緣,還真想不到有什麼詞能形容了。

「像我們這個小盆栽啊,也有開課可以來做。」他又拿了很可愛的木頭盆栽展示給我們看。


這時妹妹突然說:「我可以跟你買上面這個植物嗎?我覺得好可愛哦~」


老闆說:「這是山蘇,是朋友從山裡採回來的呢!妳要買可以啊!那妳要用多少錢買?」

由於我們對景觀植物的市價很陌生,直接反問他要賣多少錢,老闆爽快地說 :「不然賣妳120好了!」

後來講著講著,我也心動想要帶一個回家,老闆興致勃勃地說:「還是妳們要連木頭一起買,我現場可以直接做給你們!」

於是,老闆真的拿出新鮮的小山蘇,挑了幾個可以綁成苔球的,蹲在地上現場綁了起來!


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綁苔球的過程,老闆拿出剪刀時,還被被眼尖的羅桑發現是用剪頭髮的剪刀,真的是十分幽默啊。


話說回來,老闆原本的職業,就是髮型設計師,身上有把剪髮專用的剪刀似乎也很理所當然的。
(就像理科太太身上隨時有把手術刀一樣的概念)

他邊俐落的綁苔球,邊聊自己的心路歷程。

「之前在台大醫院陪伴罹患血癌的父親做化療,來來回回的進出醫院,我思考了很多,包括自己的人生。」



「父親那時近七十,而我正值中年,所以在父親離開之後,我希望下半段的人生,能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不是只為了賺錢而生存著。」

「所以這家咖啡店也沒有常常開,畢竟如果希望賺錢,是要天天開沒錯,但這樣就跟在都市生活沒兩樣了。」他笑著說。

「唔,這樣就綁好了,待會我去拿木頭給你們挑,看要哪一個。」說著說著,我的小山蘇便完成了,他起身準備到工作室拿木頭給我們選。

「嗯,他真的是在『生活』啊!」在老闆轉身拿東西的時候,妹妹有感而發地,說出了這一句話。

幾分鐘後,我們拿到了成品,妹妹慎重的已她的小名為它命名,兩姐妹的植物一起合照一張。



「下次我要帶著它再回故鄉!」妹妹很高興地宣佈著下一次的行程。

「好了,我要先去吃飯了,音樂停了的話,你們可以自己來放。這邊沒有限時,你們可以儘量待。」老闆賣出兩個手工品,愉快的功成身退,到隔壁放飯去。

而此時店裡只剩下我們這桌客人,其餘兩桌客人早已不知不覺悄悄離開,外面天已黑,我們享受著此刻的寧靜,只剩黑暗裡發出的雨聲,滴滴答答的陪伴。


Papa在三芝
地址: 新北市三芝區陳厝坑76之1號
電話: 0955 030 849
營業時間: 不固定,請參考店家FB粉絲團Papa在三芝

留言

熱門文章

粉絲專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