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食札 , 作者 日常食札
All Posts By

日常食札

  • 宜蘭 礁溪

    [酒吧]75號行動吧|礁溪溫泉小街上的迷你酒吧

    我和朋友在礁溪吃飯後想小酌聊個天,在地圖上查到這家酒吧,便從餐廳散步過去,以前來礁溪不曾在夜晚時出門喝酒,這回是頭一次在礁溪的星空夜色裡漫步在街上。 我們到達酒吧門口時,吧檯前的長凳上坐了兩位女孩聊得很起勁,正困惑怎麼不見主人的身影之時,她們倆瞧見我們,便起身招呼我們進來坐,原來這兩位便是酒吧的主人。…

  • 宜蘭 礁溪

    [食札]花見小路 在地小農鍋物|宜蘭・礁溪

    從悶熱得像是在悶燒鍋裡呼吸的台北盆地,穿過雪隧來到礁溪,炎熱依舊,卻能時不時被蘭陽平原的夏風吹拂臉龐,至少能感受到些許「涼意」。 好幾次來礁溪,專程到香腸伯那狠狠吃它個過癮已是慣例,溫泉公園兩側小吃甚多,不過幾乎沒讓我能出現想再二訪的念頭。 這次和我同行的友人,決定找些清淡恬口的料理,於是在旅宿歇腳的時候,用Goolge map隨意點看附近店家,就這麼與花見小路相遇了。…

  • 旅行札記 歐洲

    [旅遊]巴黎住宿|Short Stay Paris Apartments(第九區)

    最近寫美食文寫得有些疲乏,想轉換一下思緒,恰巧在整理歐洲蜜月的照片,想著之前也說要分享,不如就從這篇開始。 行程的第一站從上海轉機前往巴黎開始,抵達巴黎時暮色已深,我們拉著笨重的行李從戴高樂機場前往巴黎市區,準備搭乘地鐵的那刻開始,枕邊人顯得很緊張,儘管他來過巴黎多次,但這回身上帶的可是我們這次旅途的全部現金,他慎重地叮嚀我務必小心,讓我也不敢大意,他去買車票的時候,我可是死盯抓著我們的行李和包包 […]…

  • 台北 松山區

    [食札]喫茶店 · 香|台北松山區・民生社區

    日本傳統的喫茶店雖起源於明治,卻從二戰之後的昭和才開始盛行,我從一些日本飲食書的介紹大致有些概念,喫茶店通常以提供咖啡、日本茶品為主,高級一點,會播放黑膠唱片,同時享受音樂及咖啡,也因喫茶店通常是由個人開設,每家小店的擺設都能展現店主的選物品味及喜好,使得每家喫茶店更顯獨一無二。 可惜的是我去過日本幾次,卻還沒有機會真正踏入所謂的『喫茶店』,倒是在台北的民生社區巷弄裡,體驗到猶如道地日本喫茶店的文 […]…

  • 手作料理 料理札記

    [料理]宇治茶梅酒醃漬小黃瓜

    今天一起床發現無印的循環扇在特價,那價格不買對不起自己,本來已經加入購物車,結果自己貪心又逛了一下其他的東西,當我要結帳的時候… 『已售完』『已售完』『已售完』啊啊啊啊真是被自己氣死! 太生氣了,所以從冰箱拿出前幾天醃漬的梅酒小黃瓜怒吃降火氣,那酸酸甜甜、外加帶了點酒氣的黃瓜… 嗯哼,這不就是人森的滋味嗎?…

  • 台北 大同區

    [食札]台北橋頭魯肉飯|台北大同區・延三夜市

    「好久沒吃那家刈包和魯肉飯了了,這時間去應該人比較少了吧?」我看了看手錶,晚上九點多,已經過了晚餐時間,空蕩蕩的胃,讓我更顯疲憊。 跑來跑去,忙了一整天,終於可以休息。悶熱的天氣,肚子雖空空如也,卻食慾不振,想吃點介於正餐和點心的食物,腦子裡轉到我最喜歡吃的刈包小攤。 說到刈包,我不知道其他台北人,家裡是不是也是如此,但我對刈包出現在餐桌上的記憶,是為尾牙之時。 由於家裡開店做生意的關係,母親會一 […]…

  • 台北 大同區

    [食札]阿角紅燒肉|台北大同區・大橋頭站

    最近一直被朋友開玩笑稱呼『大同區扛霸子』,實在讓我很不好意思,我只是懶得跑太遠的地方吃飯,才就近介紹家裡附近的美食。 當然,主因還是大同區好吃的小店實在很多,無意間就累積了這麼多家,有些幾乎每隔一陣子都會想去吃一次,比方這篇要說的阿角紅燒肉正是如此。 如同我之前介紹肉粥攤所說的,大同區販賣美味紅燒肉的店家很多,阿角可算是紅燒肉界的領頭羊之一,論人氣不會少於賣麵炎仔,尤其午餐時間去,有時還要等一下子 […]…

  • 台北人的台南滋味 隨筆札記

    [飲食觀察]台北人的台南滋味|02-手搖杯狂熱

    每次回台南都會觀察到與北部不同的人文風情。 比如,獨特的手搖杯文化。 在台南,要到朋友家作客,電話的結尾總會加一句:「你要喝什麼?待會買飲料過去。」 有時候乾脆也不用問,直接就買了十幾杯帶過去,這似乎成了一種淺規則,而且無論老少,看見餐桌上有手搖杯,都會很理所當然的拿起吸管插一杯來喝,也不用特別問這是誰買的。 這對在台北長大的我,感到很新奇。…

  • 台北 大同區

    [食札]圓環魯肉飯肉羹|台北大同區.圓山站

    娘家巷口有一家香菇肉羹,是我阿嬤的最愛。 她常常塞銅板吩咐我幫她買回來,買的通常是白飯配肉羹湯,再加上切一份嘴邊肉或是肝連等小菜。 她會叫我一起陪她吃,而因為母親都會開伙,小時候能吃到外食的機會並不多,這樣的時刻顯得特別珍貴,可說是童年稀有的外食回憶之一。 所以每次阿嬤叫我去買,我都很樂意跑腿,因為知道待會有『好康』可以享用。 後來肉羹店的老夫妻退休,由兒子接手,到現在也仍安穩的經營著,但我一直覺 […]…